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由于是事先商量好了的,所以刘大柱和李翠flower (hua )一上山就发现了李桂莲再玉米di 里偷吃半生不熟的苞米。网 李桂莲故意把她自己弄得好像ting *狼狈似的,披头散发的像个山里面的野人一样的。
  “哎呀,你这个死丫头,我打死你,打死你!”刚刚发现了李桂莲的踪影,李翠flower (hua )就忍不住了,上去了揪住了就像打。
  “慢着慢着!”李大柱赶忙的跑了过*| lai |*:“放开放开,我还有话要说呢,翠flower (hua )婶子,这女人可不能打呀。”
  李翠flower (hua )气的跳脚:“大柱,你说为什么不能打,她把我家折腾的够呛了,这个人,我一定要打她,打死她。”
  “翠flower (hua )婶子,你可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女人的嘛!”刘大柱神秘兮兮的说道。这套词儿他早就酝酿好了。
  “对呀大柱,你是怎么找到这个扫货的!”李翠flower (hua )揪住了李桂莲的头发就是不松手。
  “我是根据卦象的指示算chu **| lai |*的,这才把她给找chu **| lai |*,可是卦象* shang * mian *还指示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。你想听不?”
  “跟俺有关系吗?!”
  “不但跟你有关系,还跟你们全家有关系呢,翠flower (hua )婶子你要是想听,就先把人给放开,因为这件事情跟她也有关系,你要是把她给打了,我也省得说了!”刘大柱装作一副算命先生的样子,掐着指头在* na *里算。
  “行,* na *你说吧!”李翠flower (hua )气呼呼的放开了李桂莲,然后又指着她说:“你等着,以后有你好巧的,别想跑了。”
  “冤孽呀,冤孽!”刘大柱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刚才我已经算chu **| lai |*了,这个女人的确和你家有缘,而且还是你家的运财星呢。你们家的财运完全都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,这个女人在,你们家就有财运,如果这个女人不在,你们家的财运* na *可就没了。而且还是大财运,大大的财运!”
  “有多大!”李翠flower (hua )的眼珠子顿时亮了起*| lai |*。
  “万把块钱吧!”刘大柱信口胡诌。不过虽然是胡诌,但凭着他爷爷刘铁嘴为他竖立起*| lai |*的威信,李翠flower (hua )顿时还是相信了,* gao *兴的差点没跳起*| lai |*,万把块钱在城里不算啥,但要是放在蘑菇屯,* na *可就是万元户,大款啊。
  “你说的都是真的!”李翠flower (hua )说道。
  “翠flower (hua )婶儿,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呀,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说过半句谎话呀,咳咳,咱俩的交情你还信不过?!”刘大柱暗示了李翠flower (hua )一句。李翠flower (hua )顿时脸上有点Red(* hong *),暗想,对呀,这小子刚才都把我给gan 了,也算是半路夫妻呀,还* na *么喜欢我的**ku ,肯定被我迷住了,不会骗我的,我应该相信他。
  “* na *你说以后不能打她了,可是她这次做的也太过分了!”李翠flower (hua )还是有些气不过的,瞪了李桂莲一眼。
  刘大柱* tian * 舌忝 *了* tian * 舌忝 ***,叹道:“婶儿啊,不是我说你,一点小事儿过去就过去吧,你kan谁们家把财神爷不是* gao ** gao *的供起*| lai |*呀,有谁会打财神爷呢,不但不能打,还要好吃好喝的照应着,尽量的顺着她。而且我还算chu **| lai |*了,她现在不适合和男人同房,* na *样也会影响你家的财运,听懂了没!”
  “* na *不行,* na *俺儿子要吃nai (*&女乃*&)可怎么办!”李翠flower (hua )顿时反对。
  “翠flower (hua )婶子,我没说一辈子不行,我只是说一段时间,如果你想要发财就必须要听我的,如果不听我的,* na *么肯定就发不了财了,你自己好好的寻思寻思吧,分析分析到底是* na *头轻* na *头重的!”
  “大柱,你说的也有道理,可是我儿子不好管呀!”
  “* na *没事儿,我kan小憨兄di 可能是病了,太贪色了,这样对body(* shen | ti *)不好,回头我给他配点药,吃了就好了。”
  “* na *敢情好,你可真是我家的大福星,婶儿以后什么都依你!”李翠flower (hua )轻轻的在刘大柱的ku 子***撞了一↓,扭& nie (一种手法)的说道。
  “* na *一言为定,咱们↓山吧。”
  两人领着李桂莲回到山↓张大憨的家里,张大憨三父子早就回*| lai |*了正在着急呢。李翠莲急忙把他们召集起*| lai |*,把找到了李桂莲的事情说了一遍,而且添油加醋的说了刘大柱很多的好话,还把李桂莲是他家财神的事情也说了,* gao *兴di 张大憨差点没给李大柱跪↓,还主动请他喝酒呢。
  刘大柱心想,张大憨这(jia huo )平时kou 门的要死,flower (hua )一分钱都寻思半个月,今天居然主动di 提chu **| lai |*跟自己喝酒这个案子做的真是太成功了。
  “* na *什么,张叔,你请我喝酒可以,但是这酒必须是我去buy(中文:gou mai),你就让翠flower (hua )婶子炒几个菜,咱俩喝了就行了,不能让你太破费了。”

上一篇:第十二章漏勺 下一篇:第十四章孝顺儿媳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