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刘大柱没想到自己的speed(*su du*)会这么快,普通人在这个距离只怕是早就被野猪给追上压在***了,可他愣是窜了chu *去,在一定合适的距离上举起了猎*,照着野猪又是一*,轰,这一↓打在了野猪腹部最ruan (车欠)的di 方,野猪哀嚎了一声,顿时就滚到在di 上,鲜血更是飞溅了chu **| lai |*,不过,一转眼的功夫,这货又站了起*| lai |*,更加愤怒了,转身向马小玲所在的方向拼命di 追了过*| lai |*。网
  麻痹,这猎*只能放两管子*药,再也没有**了,刘大柱顺手从di 上捡起了一块石头,抄近路跑到了马小玲的身边,一↓子展开胳膊挡在了马小玲前面,这货这会儿表现的比他娘的野猪还猛呢,大喊了一声,像一头蛮牛一样chong *了上去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照着野猪的脑袋就是一石头,野猪顿时被砸蒙了。
  不过野猪毕竟是野猪,刘大柱还砸不死他,一张嘴就咬住了刘大柱的胳膊。
  “我**先人的!”刘大柱抱着野猪就在di 上打滚,右手使chu *body(* quan | shen *)力气,不停di 往野猪的身上砸,大约砸了十几↓,野猪终于不动弹了,刘大柱躺在di 上气喘吁吁的body(* quan | shen *)大汗,呼呼di 大口喘气。
  “大柱,大柱你没事儿吧!”马小玲哭着跑到了刘大柱的身边,一kan刘大柱浑身是血还以为他死了呢,pa(足八)在他身上嚎啕大哭了起*| lai |*。
  “嫂子,你可压死我了!”刘大柱突然(拟声词)pu chi (口赤)一声笑了chu **| lai |*,“我让你* na *一对大nai子压的都快喘不过气*| lai |*了。”
  “大柱,你没死啊,你怎么body(* quan | shen *)都是血呀!”
  刘大柱一轱辘坐起*| lai |*,笑嘻嘻的说:“这是野猪的血,我没事儿,嫂子你没事儿吧,嘻嘻,你的nai子真大,早知道我就不拿石头了,让你拿大nai子把这头野猪给砸死就算了,嘿嘿。”
  “死大柱,到了这个时候还开玩笑,你可把俺给吓死了,俺还以为你为了救俺死了呢,要* na *样俺就给你守一辈子活寡!”马小玲一↓扎jin *了刘大柱的怀里,因为喜悦又开始有点抽泣。刘大柱就趁机在他魂牵梦萦的大屁=股上使劲拧了一把。在大家的笑声中,马小玲羞怯的破涕为笑了。
  “别说傻话了,你是刘大贵的媳妇,又不是俺的媳妇,怎么能给我守一辈子活寡呢,这不是傻话又是啥了!”大难余生,两人都有点忘情,使劲儿的拥抱在了一起,死死的也分不开了。
  马小玲哭泣道:“不是的不是的,俺不想跟他过了,你为了俺都能豁chu *命去,俺这辈子要是有这么个男人死了也值了,再也没有遗憾了,俺要和他离婚,以后就跟着你大柱,嫂子爱死你了。”
  “别说傻话了,嫂子!”
  “俺不是说傻话,大柱你不说自己是青龙嘛,俺是White tiger(bai * hu )咱俩是天生的一对,你不是想知道White tiger(bai * hu )是啥样儿的嘛,俺现在就让你kan,哦,反正俺现在也尿ku 子了,穿在身上真别扭,俺tuo *ku 子!”
  “嫂子,别!回头让大贵哥知道了不好吧!”
  “俺说了以后俺就是你的女人了,再说了,他不是说俺生不chu *孩子*| lai |*,希望俺找个别的男人*| lai |*配种嘛,行啊,俺就kan上你刘大柱了,这辈子死了活了也跟着你,* na *就配种呗,备不住俺明天就怀上了呢!”马小玲抹了抹眼泪,先是把上衣tuo *了↓*| lai |*,露chu *了里面Red(* hong *)色的文xiong ,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在后面摘了钩子,两只White(颜色bai )鸽子pao弹一样弹she 了chu **| lai |*,打在了刘大柱的脸上。ruan (车欠)ruan (车欠)的很温nuan (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)。
  马小玲平躺在了绿油油的青草di 上,***铺着自己的衣服,接着一片星光把可以kan到她White(颜色bai )tender(nen)的body(* shen | ti *)成了个大字型,white(* bai se *)的七分ku 已经tuo *到了小* tui *处,体内的液体不断的流chu **| lai |*。* na *张羞涩的小脸扬起*| lai |*,捧着刘大柱的脸深情的凝望着,突然她嘿嘿的笑了一声,调皮的吐了吐Tongue(英文:Tongue,中文:she tou ),转过身,乖巧的pa(足八)在了草di 上,把她fei *fei *的yuan *pp奉献给刘大柱。
  “你不是想kan嫂子雪White(颜色bai )锃亮的大pp嘛,嫂子就让你kan个够,你还可以吃,随便你,反正嫂子把自己当成你的女人了,这样kan你就更能kan清楚啥叫White tiger(bai * hu )了,你kan嫂子***多gan 净啊,像是一块发面团似的,嘿嘿,刘大贵* na *个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(曰)ri 的还说我bblack(hei ),大柱,你要是不嫌弃嫂子bblack(hei ),你就给嫂子*| lai |*两pao,要不嫂子就生气了。”
  “嫂子,你的b不black(hei ),是粉Red(* hong *)色,我可喜欢了。”到了这时候,刘大柱哪还支持得住,也顾不得装笔了,三↓两↓就把自己的ku 子tuo *了↓*| lai |*,露chu *了巨大的* na *话儿,马小玲侧头一kan,顿时捂住了小嘴,惊讶的说不chu *话*| lai |*,半天才支支吾吾:“好大,好*ying *,俺从*| lai |*没见过,原*| lai |*男人的东西能这么强,这一pao还不轰死俺呀,就像是轰野猪一样呵呵!”

上一篇:第一百五十一章深山老林 下一篇:第一百五十三章丹功的秘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