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“小丫头片子,你知道什么呀,这都是大人玩的东西,你个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呀,赶快拿*| lai |*!”三婶儿现在可不敢*ying *抢了,她生怕小苗这个没轻没重的女子嚷嚷开了,* na *她可真是没脸了。网 而且这东西精贵得很,是她tuo *了自己在镇上上班的姐姐从网上buy(中文:gou mai)*| lai |*的,万一要是弄坏了,* na *还不等于是要了她的命,所以说话的时候满脸笑容的。
  “我才不是小孩呢,我现在已经嫁人了,好三婶儿,嘿嘿,其实我刚才在外面都kan见了你要是告诉我怎么玩,我就谢谢你,你要是不告诉我,回头我就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这里有好东西!”小苗笑嘻嘻的说道。
  “你个死丫头,我说你怎么一↓子就找到了呢,原*| lai |*全都kan到了啊,* na *算了,既然你都kan到了三婶儿也就没有什么好瞒你的了,你坐过*| lai |*,三婶儿把诀窍全都告诉你,不过在这之前,你得告诉三婶儿,你想玩不?!”现在转过*| lai |*开始三婶儿逗弄小苗了。
  “想想玩”小苗脸Red(* hong *)心跳的说道。
  “想玩也玩不了了,这玩意儿坏了,我估计今天肯定是没电池了,要不咱俩到村头小卖部去buy(中文:gou mai)两节电池,婶儿就教你玩!”三婶儿抿着嘴偷笑。
  “行,* na *咱俩快去!”
  刘大柱刚走到自家大门口,就被一条black(hei )影给吓了一跳,仔细一kan顿时就huo *了,大声的嚷嚷起*| lai |*:“二愣子,NM有病啊,大半夜的不睡觉,你蹲在我家门口gan 啥,该不会是犯了梦游症了吧,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  “大柱啊,你可要救救俺呀,俺没犯梦游症倒是犯了别的病了,你可一定要帮帮俺呀!”二愣子一shen 手就把刘大柱的* tui *给抱住了。
  “怎么回事儿,起*| lai |*慢慢说,是不是你又碰了秋flower (hua )嫂子了,我不是嘱咐过你,你身上的毒* xing *太重了,不能做* na *种事儿,你咋就不听我的话呢。这可倒好,万一弄chu *人命*| lai |*可咋办呀。”刘大柱真生气了。
  “俺错了,都怪俺错了,俺真的是没有料到俺的毒* xing *居然会这么大,俺只是隔着ku 子*了她一↓,没想到她一↓子就昏过去了,俺也不敢带她去卫生院,只能*| lai |*求你了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,俺以后再也不敢犯浑了。”二愣子懊悔不跌,生气起*| lai |*,就hands(*yong * shou *)抽打自己的两个嘴巴,打的pa 口拍pa 口拍作响。
  “把你的手shen chu **| lai |*给我kankan!”刘大柱心想,不可能隔着ku 子*一↓就昏过去了,这里面肯定有事儿,说不定就是秋flower (hua )耍的鬼心眼呢。
  “指甲发black(hei ),手指发粗,毒* xing *向上这回可糟了。我实话告诉你你的毒* xing *已经在体内扩散了,现在你的手上也有了毒素,若是*了普通人还没事儿,偏偏秋flower (hua )嫂子body(* shen | ti *)里本身就有毒,你这一*可不要jin ,秋flower (hua )嫂子危险了”刘大柱危言耸听的说道。
  “* na *咋办,会不会chu *人命!”
  “不好说呀!”
  “* na *我可怎么办,我杀人了,我完了,还是赶jin 报警吧,说不定还能够宽大处理,还能保住一条命啊。”二愣子六神无主语无伦次,一会儿说这样一会儿说* na *样,根本已经没有了半点主意。
  “不行,报警不行!”刘大柱非常仗义的说:“你想过没有,如果你报警的话,你的病情就会*bao & lu*chu **| lai |*,就算警察不*毙你,你还有你爸你妈以后都别想再村子里活人了,你这可是害了全家人呀。而且就算你从监狱里chu **| lai |*,也别想再找媳妇了。”
  “对对对,大柱兄di 你说得对,你kan我这个浆糊脑袋,差点又犯了大错,可是我这心里实在也是没有注意,你一定要给我好好想想,让我怎么把这个难关给ting *过去呀。”二愣子哭的向泪人一样。
  “这样吧!”刘大柱掐指一算:“我kan秋flower (hua )嫂子暂时可能还有救,你赶快回家去把她弄到我家里*| lai |*,记住千万不要惊动左邻右舍,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你这辈子可就没办法再做人了,咱俩是兄di ,我拼命也要救你!”
  “好兄di ,俺给你磕头啦!”二愣子跪在di 上咔咔的给刘大柱磕了两个头。
  “二愣子,赶快抓jin 时间吧!”在刘大柱的一再催促之↓,二愣子这才站起*| lai |*一溜小跑的奔着自己的去了。
  刘大柱赶忙打开了自家的门锁,然后烧了两壶开shui *,把屋子里弄的云雾缭绕,好像是个仙境一般,有点上了两柱香,虔诚的祷告了起*| lai |*。这些东西全都是他爷爷刘铁嘴传授给他的糊弄人的玩样儿,万试万灵。
  过了最多有半个小时的光景,二愣子扛着他老婆秋flower (hua )过*| lai |*了,秋flower (hua )穿着white(* bai se *)的体恤,蓝色的长裙,脸上略微的有些苍White(颜色bai ),头发稍微有些散乱,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外貌,反而更显chu *她* na *别具一格的jiao (女乔)艳动人的*** feng ***韵*| lai |*。

上一篇:第十八章鹅卵石的秘密 下一篇:第二十章排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