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刘大柱万万没有想到,等他到了福祥家里,发现福祥的老婆居然躺在炕头上睡觉呢,哎,不是说回娘家去了吗?
  原*| lai |*福祥嫂真的回娘家了,可是走到半路上忽然想起口袋里没带钱又回*| lai |*了,回到家里一↓子睡着了,所以没去成!
  刘大柱瞧了瞧福祥嫂子* na *边,整个人顿时都呆住了,原*| lai |*福祥嫂睡觉的时候根本就没穿外衣,只剩↓半截black(hei )色Short skirt(* duan qun *),可这Short skirt(* duan qun *)在熟睡中给翻了起*| lai |*,露chu *了xiong 部White(颜色bai )晃晃的东西,在刘大柱头上就象打了个惊雷似的,刚才还ruan (车欠)pa(足八)pa(足八)的东西一↓子就qiao *起*| lai |*了。网
  刘大柱不是没见过女人,可是这个福祥嫂子长的也太诱人了,虽然shui *灵White(颜色bai )皙的程度不如刚才的几个大学生,但是在其他的方面,比如说成熟feng yun(形容迷人)、shui *snake(she 虫它)般的身段等方面可是比她们还要强呢。他咽了口口shui *,抽了自己一巴掌,禽兽,不要乱想!
  可是,他的脚步,却是慢慢的往福祥嫂的炕边挪过去。真不愧是村里有名的大美女,已经三十多岁了,身材还是没怎么走样,**的**,比小苗的大多了,笔直的双* tui *居然没有一点疤痕,就像是两根玻璃柱子,不知& nie (一种手法)起*| lai |*是什么感觉?
  福祥嫂的短ku 有点透,大* tui *中间black(hei )乎乎的一片,刘大柱kan得眼睛都直了。心想你说福祥真是个傻笔,守着这么个漂亮的老婆居然还整天到外面去chong *锋陷阵,要是自己每天都要gan 这娘们十几二十次的才过瘾,你kan她的xiong ,她的pp哪一样不是极品呀,kan到她微微张开的* na *条缝儿,刘大柱觉得福祥嫂* na *里一定很kong xu ,最好自己可以去用自己的东西填充一↓,也算是行善积德了。
  于是刘大柱就爬上了炕刘大柱深xi 口及了一口气定了定神,十分小心的用一根手指慢慢di 钩开福祥嫂的上身的black(hei )色短衣,这↓子,福祥嫂的两个***就一↓露了chu **| lai |*。呵,凸点好大,xiong 部特*** feng ***盈,完全没有普通中年女子的↓垂现象,真是对极品的xiong 啊,只是略为的外分了点,刘大柱qing bu zi jin hands(*yong * shou *)往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团上按了按,
  “噢,好ruan (车欠)啊,真是十分的有弹* xing *,还* na *么大,mao *色正宗而浓密,说明嫂子也是个有需要的人,福祥这小子真是有福气,每天都可以欣赏这对大灯笼!而且还可以和这具body(* shen | ti *)战斗,这可是上辈子修*| lai |*的好事儿!”面对这致命的xi 口及引,刘大柱好象个饥渴的婴儿一样,马上扑倒在* na *对White(颜色bai )White(颜色bai )的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团中拼命xi 口及起*| lai |*。
  “呜好正又ruan (车欠)又滑口感十足”刘大柱一边xi 口及一边用hands(* shuang * shou *)在美好的body(* shen | ti *)上游走,嘴上还不停的夸赞,心里涌起了很幸福的感觉,自尽自己的艳遇还真是不少,照这样↓去真是发了。
  “福祥,你gan 嘛呢大White(颜色bai )天的,不要xi 口及啦,让我好好睡,困死了。”福祥嫂虽然在熟睡之中,但也被刘大柱这粗鲁的动作☆ɡao 扌高☆得惊梦连连。他还以为是福祥* na *(jia huo )赌钱赌输了跑回*| lai |**自己呢,嘴里嘟嘟囔囔语焉不详的说道。
  “gan 啥,你是俺媳妇儿,俺想要咋吃就咋吃,想要咋gan 就咋gan ,躺着抱着立着,都随我的便,你还不同意咋di ,要反了呀!”刘大柱眼珠一转学着福祥的语气大声的说道。
  “不是,我好困,而且你天天吃,怎么都吃不腻呢,有什么好吃的呀,等我睡醒了觉你在吃吧!”福祥嫂心里一想也对,自己的男人想要和自己gan * na *事儿,自己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本*| lai |*也没有拒绝的理由,可是她困得睁不开眼睛了。
  “* na *可不行,女人的xiong 最美妙了,就是xi 口及上一百年都不觉得腻!我现在必须就要吃,你管不着,这是我的!你要是觉得困,你就别睁眼,我玩我的,你睡你的!”刘大柱一边*一边蛮横无比的说道。
  “可是我两条* tui *都wet(英文:wet,中文:lao shi )了,总是流shui *”福祥嫂真的有些睁不开眼睛,但是心里有一团huo *焰正在被一点点的点亮,越*| lai |*越旺。
  睡梦中的她以为是‘福祥’,说的有道理,还是自家做自家的事儿,也许他*两↓也就算了,自己闭着眼睛继续睡觉* na *是最明智不过的选择了,所以梦呓了几句后又沉沉睡去。刘大柱开始吓了一大跳,见福嫂以为他是福祥不加理会,不禁心底暗喜,* na *岂不是可以更jin *一步?!
  他慢慢di 放开了* na *对xiong ,一双大手挪到了福祥嫂的buttlocks(butt是其缩写,pi gu )部,尝试* xing *的hands(*yong * shou *)指把福嫂的底ku 往↓扯了扯。本*| lai |*,以福嫂的大buttlocks(butt是其缩写,pi gu )*| lai |*说,刘大柱想轻易又不惊醒di 把底ku tuo *↓是相当有难度的,但现在刘大柱只是随意的一扯,福祥嫂竟然就自动的把pi *gu *抬了起*| lai |*,在等大宝的↓一步动作,嘿,十有是把刘大柱当成是福祥* na *厮了。

上一篇:第二十八章女大学生 下一篇:第三十章两百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