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刘大柱和张小flower (hua )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去,这时候村民都已经回家了,只有村长赵black(hei )娃还在。网 大家忙活了一个↓午也是毫无收获,谁也没找到人,大家都非常的沮丧,一个个唉声叹气,好像大家都丢了媳妇似的。
  傻子一kan媳妇真回不*| lai |*,光着身子chong *到院子里,又嚎又叫,按都按不住。
  李翠flower (hua )也是哭天抹泪,毕竟是自己陪睡加上五百块钱换*| lai |*的,跑了可就等于五百块钱打shui *漂了,对于张大憨这样的家庭*| lai |*说,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  张大憨也急的够呛。大家都纷纷安慰。傻子一直哭到pa(足八)在院子里的凳子上睡着了,李翠flower (hua )只好弄醒他,连哄带骗弄回*| lai |*,让他上床睡觉。李翠flower (hua )kan着自己有些弱智的儿子,* na *个心疼呀,好容易给他buy(中文:gou mai)了个媳妇,没想到是个放鸽子的,心里不停的骂着,诅咒着* na *个人贩子。
  这时候刘大柱和张小flower (hua )从外面回*| lai |*了。云雨过后的张小flower (hua )显得更加妩mei(女眉)jiao (女乔)俏,jiao (女乔)艳的都能滴chu *shui **| lai |*,村长赵black(hei )娃的眼珠子一直在她身上打转,还啧啧的叹气。
  “哎呀,真是女大十八变,你kan这女子长的,真漂亮,这女子”
  刘大柱心想,赵black(hei )娃这个老色狼肯定又想什么坏主意了。这老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人,在村里chu *了名的喜欢猎艳,村里有好几个有姿色的女人都坏在他的手上了,最近听说他经常往村西头刘友发家里跑,门槛子都快给踢破了,不为别的只为了刘友发的闺女刘丫丫。
  * na *个刘丫丫是张小flower (hua )的同学,长的比张小flower (hua )还shui *灵,如此婀娜多姿的女子早就把赵black(hei )娃馋的睡不安枕,食不知味。他想方设法di 去接近丫丫,可人家情窦初开的少女如何kan的上他这风流一世的老怪?但他色心不死,每(曰)ri 里搅尽脑汁di 想着如何占有这美人儿……
  赵black(hei )娃的老婆黄慧年轻时颇有几分姿色,但却早早di **与人,无奈匆匆嫁与了大她十几岁的赵black(hei )娃。赵black(hei )娃在新婚之夜发现老婆的**未落Red(* hong *),恼羞成怒之↓暴打了黄慧,从此便四处采flower (hua )风流起*| lai |*。而黄慧因有把柄抓在他手里,所以不但任其在外寻flower (hua )问柳,也不敢多说多问,这老小子就越发的风流起*| lai |*了。
  张小flower (hua )早就听说刘丫丫说村长叔总是缠着自己问这问* na *的,kan到他贼溜溜的眼珠子在自己身上打转立即便躲在了刘大柱Behind(shen hou)。
  赵black(hei )娃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,咳嗽了一声,问道:“大柱啊,人找到没有!”
  刘大柱一kan见这老东西就觉得别扭,NM,这么大年纪了还老不正经,当个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屁村长每天就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捞钱,村民的事情一点也不管,自己想在镇上开一个中医按摩找他帮忙,居然张嘴就要五百块钱的好处费,我(曰)ri NM的,老子要是有五百块钱还用得着求你这个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(曰)ri 的。
  “没找到!”刘大柱冷冷di 说。
  “kan*| lai |*这小媳妇是真的跑了,我说大憨家的,你也不要太难过了,咱这蘑菇屯chu *这种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丢了就再给小憨buy(中文:gou mai)一个,明天我再带着人到山上找一圈,行了,你们先休息吧,我走啦。”
  张大憨家一家子都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样没精打采,刘大柱也懒得搭理他,他自己就抬起* tui *从门口走chu *去了。
  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过身*| lai |*:“大柱啊,你chu **| lai |*一↓,叔找你有事!”
  刘大柱走chu *去,皱着眉头:“好我gan 嘛!”
  “大柱啊,你上回跟叔说的想要开中医馆的事儿,叔给你问了这事儿不好办,你kan你是不是掏点钱”
  “没钱,有钱也不掏!”刘大柱心里暗骂,(曰)ri 球的,老子拿你当个人你就是村长,老子把你不当人,你就是个bird(niao )。
  “* na *行当我没说!”赵black(hei )娃嘿嘿一笑扭头走了。
  “大柱啊,村长走了,你可不能走啊,你是咱们村的秀才,平时鬼主意最多了,你可得帮婶好好的chu *chu *主意!”李翠flower (hua )一把将刘大柱拉住了。
  “翠flower (hua )婶,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,其实刚才我已经给你们算过了,这媳妇跑不了,指定还在大山上呢,她的事儿包在我身上了。”刘大柱装模作样的掐着指头胡乱算了起*| lai |*。
  “咋,你还会算卦!”李翠flower (hua )有些狐疑的问道。
  “当然会,我爷爷活着的时候都教过我!”刘大柱信口胡诌,他爷爷以前就是个老不正经的,指着几手江湖骗术在各个村子里混吃混喝顺便【gou && yin】个美女啥的。算卦、kan病没有一样是他不行的。

上一篇:第四章张小花 下一篇:第六章你喝点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