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耿丽蓉爬上了刘大柱的body(* shen | ti *),左摇右晃,heng(哼哈二将)heng(哼哈二将)唧唧,咬着**,呼呼喘气,gan 的非常卖力……
  但是刘大柱却有着另外的一种感觉,他感觉到耿丽蓉的body(* shen | ti *)之中有一股冰凉的气息从两人对接的di 方传入自己的体内,还是把自己体内一些温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的东西往外拽,另外他的yu (谷欠)念越*| lai |*越重,简直就要失去了神智,舒服的真要飞天了。网 不过* na *种温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的东西离开他的小肚子越远,他就觉得自己越难受,好像整个人就要被掏空了一样,精神头一点一点的萎靡,再也不是以前* na *个朝气蓬bo (孛力)的小伙子了。
  这是什么?
  刘大柱从小跟着他爷爷刘铁嘴学了不少的东西,而且他最近(曰)ri 夜的研究《丹功》明White(颜色bai )了道家房中派中很多的学问,尤其是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这种通过损人利己*| lai |*达到强身健体动玩意。
  顿时一个念头就爬上了刘大柱的脑子,坏了,这娘们不是好人,很可能也修炼过类似于丹功的东西,弄不好也是道家房中派的传人,kan*| lai |*他可能是想在自己的身上采阳补阴,* na *可不行,听说被才不过的男人都会骨瘦如柴最后失去神志变成行尸走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。
  对了,在丹功的记载之中,有克制这种功利的。
  当↓刘大柱也不管自己猜的是对了还是错了,立即就把《丹功》之中记载的运转了开*| lai |*,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自己* na *种温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的东西给稳住了,但是一时之间还拉不回*| lai |*,两人就好像是拔河一样展开了竞赛。
  不过刘大柱感觉到耿丽蓉体内的冰冷气流没有根基就好像是shui *上浮萍一样,而他的《丹功》就好像是根深蒂固的盘根大树,早就扎根在千层土壤之↓,根本难以撼动,所以他一用力,就把耿丽蓉体内的* na *股冰冷的气流给xi 口及收了。
  “啊!”突然耿丽蓉一声惨叫,White(颜色bai )flower (hua )flower (hua )的的没好body(* shen | ti *)摔倒在了di 上,四仰八叉的,分开两条* tui *,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着雪White(颜色bai )的xiong ,有气无力di kan着刘大柱,仿佛是kan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样,一脸的不可置信,满眼都是惊恐骇然。
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  刘大柱提上ku 子站起*| lai |*,光着脚踩在耿丽蓉guang * hua *yuan *润的xiong 上,冷冷的*视着她问道:“你这臭娘们,刚才是不是用采阳补阴的方法想要害我了,没想到这世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人会这玩意儿,你说你到底是谁想要gan 什么!”
  耿丽蓉突然从di 上爬起*| lai |*,跪在di 上给刘大柱* tian * 舌忝 *东西,哀求道:“好人,我求求你饶了我吧,别让我死。”
  刘大柱心想,我让你死gan 什么呀,我又不想当杀人犯,我就是想要知道你这娘们到底想要在我身上gan 什么,说什么傻话呢。可是他们老刘家的人一般嘴里都掏不chu *什么真话*| lai |*,连脑子都不转,瞎话张口就*| lai |*:
  “不行,你这娘们,居然想害我,我这么厉害你还敢对我动坏心,我(曰)ri 球的,你dog(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)(曰)ri 的这是自己找死,我凭啥不杀你,我不但要杀你,还要把你xi 口及成人gan ,然后变成fei *料,扔在* gao *粱di 里施fei *。”
  耿丽蓉顿时脸色变得更难kan了,一开始的时候,她的心里还存在着侥幸,以为刘大柱只是碰巧把她的真元给xi 口及收了,可是没想到,这(jia huo )真的也kan过* na *种采补的邪术,这↓可坏了,可坏了。
  “* na *你要怎么才放过我呢!我不我给你当* xing *=奴完了,以后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耿丽蓉泪流满面,body(* quan | shen *)都在发颤,尤其是一对White(颜色bai )鸽子chan dou (颤抖吧!凡人!)的更厉害,让刘大柱忍不住* tian * 舌忝 *了* tian * 舌忝 *Tongue(英文:Tongue,中文:she tou ),抓了两把。
  “你要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,别以为你的事儿我不知道,我告诉你,其实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。”
  “好好好,我说,我全都说,只是如果我说了实话你一定要放过我,求你了。”耿丽蓉抹了一↓眼泪,想要穿衣服,刘大柱一脚把她踹在di 上:“不许穿,转过头去,用你的pp对着我,qiao *的* gao ** gao *的,听到没有!”
  “听到了,听到了,主人,我全都照你说的办!”这个时候,耿丽蓉真是yu (谷欠)哭无泪,一种末(曰)ri 降临的感觉徘徊在她的心里,只希望刘大柱发发善心赶jin 把她失去的* na *些精气神全都还给她,要不然的话,按照自己丈夫的话自己非要变成一个病秧子不可,吃snake(she 虫它)呢么大补的药也不补回*| lai |*了。
  “是这样的,主人。我刚才不是也问过你认不认识柳树屯的玲玲嘛,你还说认识,你知道她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嘛!“
  “废你娘的话,老子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嘛,老子不知道,你他娘的居然还要问,是不是想挨揍啊,你还想不想活了,我(曰)ri 球的。”刘大柱坐在chuang shang 点着了一根烟,把两只脚踩在耿丽蓉的背上,顺手拿起一只门口的一根塑料木奉(bang),照着耿丽蓉的pp重重打了三↓,打的她White(颜色bai )皙的buttlocks(butt是其缩写,pi gu )Red(* hong *)一块紫一块的,尤其是中间凸起的di 方往外翻,有点充血了。

上一篇:第六十二章美人与危险 下一篇:第六十四章张姐和赵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