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李香君穿的还是前些(曰)ri 子的black(hei )色Short skirt(* duan qun *),上树的时候,两条修长White(颜色bai )皙的玉* tui *就好像猴子一样往树gan 上一盘,qiao *buttlocks(butt是其缩写,pi gu )顿时向外撅了起*| lai |*,被风一chui 口欠white(* bai se *)的内ku 自然就显露了chu **| lai |*,顺便还带着几根mao *,一起落入了刁民刘大柱的眼中,刘大柱嘿嘿一笑,shen 手在两**的* gao *阜处这么一推,就把她推到了树上。网
  * na *个* gao *阜处非常ruan (车欠),kan上去像是一个鼓包,分成**2 pian**,其实手指按↓去就是个无底hole(dong ),当↓沾的手上全都wet(英文:wet,中文:lao shi )了,放在嘴里xi 口及了两口,啧啧叹了两口,嘿嘿的笑了起*| lai |*。倒是树上的李香君弄了个面Red(* hong *)耳赤,又有点疼,气的在心里大骂,但是又不好意思骂chu *声*| lai |*,两人也就这么心照不宣了。
  李香君站在树杈上,蹲**子,把小裙子liao 起*| lai |*盘在腰间,然后撅起buttlocks(butt是其缩写,pi gu )部正要tuo *↓内ku ,忽然觉得不对,树***有一对眼睛正在直愣愣的瞅着她呢,她本*| lai |*想要告诉刘大柱躲开别偷kan,可是想起*| lai |*刚才刘大柱趁机占自己的便宜,顿时心头怒起,心想,我让你偷袭我,我也给你一点厉害kankan。
  于是快速的tuo *↓了雪White(颜色bai )的内ku ,露chu *了粉Red(* hong *)jiao (女乔)tender(nen)的* na *话,往***一顿,使劲儿一↓之后,才说:“土包子,躲远点!”
  刘大柱知道自己被人发现了,又kan到了她的裙底春光,非常好kan,似乎也并不black(hei ),只是mao *发太浓密了遮住了很多妙处,所以才被自己kan错了,真是个粉tender(nen)美妙的所在,正要躲开,忽然脸上落了几个雨点,寻思着,乖乖,这么快就↓雨了,这天气可真是要命,说变脸就变脸。还没*| lai |*得及多想,突然之间乌云压顶,大雨倾盆,指望他脑袋上浇落↓*| lai |*,一↓子他就好像是站在了瀑布***,连气都喘不过*| lai |*了。
  说也奇怪,这雨shui *别的di 方没有,却专往他自己的头顶上落,刘大柱心想,夏天爱↓隔路雨,这也是很平常的事情,不过要说专门往某个人的脑袋上↓,这还是头一次听说,抬头一kan,只见一个粉Red(* hong *)色的小hole(dong )隐藏在black(hei )sen lin(木木木很多树)中正在落雨,两个雪White(颜色bai )的pp分成两边,好像White(颜色bai )玉似的两个山头对着自己压了↓*| lai |*,顿时也就明White(颜色bai )了怎么回事儿,李香君这臭娘们,居然把尿撒在了自己头上。
  话说李香君实在也是(bie)得够呛,这泡尿撒的时间长了点,刘大柱明White(颜色bai )过*| lai |*以后顿时bo (孛力)然大怒,从di 上抄起一根枯枝,长达一米,举起*| lai |*正好碰到李香君的双* tui *,厉声喊道:“你个臭女子,你怎么往我的脑袋上撒尿,太欺负人了吧。”
  李香君一边撒尿一边冷笑道:“这也叫欺负人,我kan你就是活该,谁让你喜欢偷kan人家的裙底春光了,你不是喜欢占便宜嘛,我就让你占个够,你这种色狼,就欠这个,你活该,我心里痛快着呢。”
  “行,我让你尿!”刘大柱这会儿body(* quan | shen *)都wet(英文:wet,中文:lao shi )透了,气的不行,当↓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拿着枯枝照着李香君* na *话儿就捅了过去,李香君一侧身就捅在了jiao (女乔)tender(nen)的pp上,疼的她嘤咛了一声,幸亏刘大柱根本没使太大的劲儿,要不然的话这↓就掉↓*| lai |*了。
  “死二流子,你给我等着,你个球,我非把你打扁了不可。”李香君迅速的提上内ku 放↓裙子,从树上跳了↓*| lai |*,就追赶李大柱。李大柱知道这娘们练过跆拳道,急忙就往外面跑,跑到了赵雅丽的身边。
  赵雅丽kan着两人气喘吁吁的从里面跑chu **| lai |*,而刘大柱明显是淋雨了,body(* quan | shen *)上↓都像个落汤鸡一样,奇怪di 问道:“大柱,我们这边又没有↓雨,你怎么弄的好像是个落汤鸡一样啊,怎么弄的。”
  “我给他尿的!”李香君翻White(颜色bai )眼说道。
  李大柱气道:“还咋弄的,李香君不讲理,我好好的带着她去方便,她可倒是好,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了,居然尿了我一声,当↓就把刚才的事儿给说了一遍”
  赵雅丽chong *着李香君喊道:“李香君,你算什么意思,大柱怎么你了,你凭什么这么侮辱人,赶快给大柱道歉,不然的话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。”
  胡丽琴咬着**跺脚:“不行,你让她尿了,回头也要让我尿一次,李香君你凭什么碰我的男人。”
  李香君骂道:“不害臊,谁是你的男人,土包子又不是你丈夫,你凭什么替他chu *头,就算是chu *头也轮不到你。”
  胡丽琴叉着腰骄横的说:“谁说大柱不是我男人,他就是我男人,我们两个睡觉觉了,怎么样,我愿意,你管不着,他就是我男人。”
  赵雅丽当然不把胡丽琴的话当真,当↓打断了她们的话,chong *着李香君说:“香君,你刚才的行为实在是侮辱了我们大学生,农村人怎么啦,农村人就不是人啦,你现在必须给大柱道歉,还要赔偿损失,深刻反省你的问题。”

上一篇:第六十七章姐要方便一下 下一篇:第六十九章野狼和色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