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刘大柱和李翠flower (hua )达成了协议,因为刘大柱还是个黄flower (hua )小伙子,所以这件事情不宜声张,所以交易在暗di 里jin *行。网 两人完事儿又温存了一会儿,刘大柱便提着ku 子离开了张大憨的家里。
  刚一chu *门口,刘大柱就发现了一件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,比他大八岁的二愣子正在自己的猪圈后面打手*呢,打完了之后全都甩到猪食盆子里去了,然后* na *些fei *猪都一窝蜂的凑过*| lai |*抢着吃。
  刘大柱心里一阵恶心,这是gan 啥呢?
  “喂,二愣子,你gan 啥呢!”
  二愣子吓了一跳,赶忙把* na *话装jin *了口子里,还没等拉上拉链,刘大柱就一步窜了过去。
  “俺啥也没gan !”二愣子虽然比刘大柱大,但刘大柱从小爱打架,尤其是打起架*| lai |*不要命,俨然是村子里的小霸王,二愣子老早就怕他。
  “少装蒜,我都kan见了,你刚才在这里打手*,然后把好料都甩给猪吃了,你要是不说,我就把这这个消息告诉给镇上的人,以后你们家的猪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就没人buy(中文:gou mai)了。”刘大柱威胁道。
  “不要,大柱你饶了我吧,我全都告诉你。”二愣子个子小,只到刘大柱的↓巴,扬起脸*| lai |*,body(* quan | shen *)颤巍巍的说,脑门上的冷汗涔涔往↓流。这小子其实也ting *可怜的,五年的时间娶了三个老婆死了两个,第一个女人是难产死的,第二个是莫名其妙的爆血管死的,现在这个是第三个,结婚刚两个月,长的还ting *标致。可是刘大柱听说,本*| lai |*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给他,但是二愣子的老爹在镇上上班,家里有点钱,就多给了点彩礼,楞给取了过*| lai |*。
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!”刘大柱心想,这小子不会是变态,喜欢上母猪了吧。
  “是这样的大柱,你最近有没有在村里听到过什么关于我的闲话呀?!”二愣子叹了口气,索* xing *就坐在猪圈上低着头说道。
  “听说啦,不就是说你* na *话有倒钩毒刺,能够把女人给捅死,所以你才接连不断的死老婆,村里人老早就这么说,我怎么能没听说呢!”刘大柱也没给二愣子留面子,直接就说了chu **| lai |*,说的二愣子脑袋更低了。
  “我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”二愣子今口 han 今口 han 糊糊的说。
  “不会吧,你这个新媳妇又chu *事儿了!”
  “可不咋di ,的确是又chu *事了,前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她一直都说***很yang (羊羊羊),这几天又说很疼,疼得厉害,我kan真的是我把她给害了,所以我就到猪圈这边*| lai |*试试,kankan猪吃了我的东西会不会被毒死!”二愣子用一种很悲哀不想活的痛苦眼神祈求一般的kan着面前的刘大柱。
  “哦,原*| lai |*是这样,* na *还真的是ting *棘手的,你们就没找医生给kan过!”刘大柱*了*↓巴说道。
  “不敢找医生,害怕丢人!”
  “* na *要不这样,二愣子你要是信得过兄di 我,就让我去给嫂子kankan。你也知道,我家世代行医,我爷爷把他的一身医术全都传给我了,我现在就是缺一个执照,要不早就开张营业了,我给你们kan病,保证守口如瓶,怎么样!”
  “大柱兄di ,你说的是真的!”二愣子一↓从猪圈上跳↓*| lai |*,差点屈膝就给刘大柱跪↓了。
  “咱们乡里乡亲的我还能骗你,我现在就过去给嫂子kan病。”
  “可是我怀疑是我有病!”
  “你是病根,嫂子是被感染的,必须一起kan!”其实刘大柱心里明White(颜色bai ),所谓倒钩毒刺把女人捅死全都是乡↓人没文化胡说八道,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呢,八成就是二愣子不讲卫生,给人家新媳妇感染了呗。自己去kankan,说不定还能趁机揩油呢!
  二愣子的新媳妇秋flower (hua ),长的真的很漂亮,一头乌发衬托着White(颜色bai )White(颜色bai )的一张脸,细细的弯眉↓一双shui *汪汪的大眼睛,Red(* hong *)Red(* hong *)的**雪White(颜色bai )的牙齿;* gao ** gao *的前xiong 微微颤动着,一条细长的* tui *盘坐在炕上,一条* tui *扔在炕↓,牛仔ku 把pi *gu *兜得如弯月一样。真是越kan越爱kan,刘大柱只kan一眼顿时就*ying *了。
  “秋flower (hua ),这是俺兄di 刘大柱,大柱可是咱们村里的名人,又是大夫还是秀才,这次她听说你body(* shen | ti *)不舒服,特di 跑过*| lai |*想给你免费kan病,你kan他多讲义气,从小到大,我俩的关系都是最要好的。”二愣子特意把‘免费’两个字说的很大声。
  “原*| lai |*是大柱兄di 啊,我以前在村里见过,快坐吧,我去给你们倒shui *!”秋flower (hua )穿着低领的White(颜色bai )衬衣,xiong 前鼓鼓的,脸上却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忧愁。

上一篇:第七章谈条件 下一篇:第九章检查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