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美妇

作者:岳松

  ?“你和二愣子平均多少天又一次房事?!”
  “啥叫房事?!”
  “就是,就是,就是过夫妻生活!”刘大柱表情如常的说道。网
  “哎呀大柱兄di ,你咋问这么害羞的事情啊!”刘大柱表情如常秋flower (hua )可不行了,腾的一↓子连脖子根都Red(* hong *)了。
  “这,这是必须要问的!所有的大夫全都这样!”
  “* na *要是这样俺就说了,俺和二愣子没有* na *种事”秋flower (hua )把头埋在xiong 前,低低的声音说道。
  “啥,你和二愣子没有* na *种事儿,这不可能吧,你们两个结婚两个月了,而且你还得了妇科病,二愣子不是说”刘大柱顿时把眼睛瞪yuan *了,露chu *了一副你别跟我扯淡的表情kan着秋flower (hua )。
  “是真的”秋flower (hua )羞怯的说:“俺就是害怕他* na *个东西* shang * mian *有倒钩毒刺,把俺杀了,所以俺不敢让他碰,这不* na *天他刚轻轻的戳了一↓,还没jin *去俺就chu *问题了,他以后也不敢动了,俺的命好苦啊!”
  我(曰)ri 个球的,原*| lai |*这妞还是个处子呢,这可让我咋感谢老天爷呀,说不定这是他老人家留↓*| lai |*故意让我替开包的。二愣子* na *个傻东西懂得个屁呀,留着这么个大美人,居然两个月都没碰,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傻的bird(niao )了。
  “* na *你把手shen chu **| lai |*,我给你**脉!”
  “大柱兄di ,你*吧!”刘大柱一边把手shen 过去,按住了秋flower (hua )的脉搏一边chong *着在外屋烧huo *的二愣子说:“二愣哥,你去小卖部给我buy(中文:gou mai)两斤Red(* hong *)糖*| lai |*!”
  “gan 啥!你想喝Red(* hong *)糖shui *呀!”
  “不是,俺用Red(* hong *)糖配药,你别问了赶jin 去吧!”刘大柱的语气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。二愣子有求于人也不敢说什么,把柴禾填到灶膛里,穿着大ku 衩子向小卖部走去。
  秋flower (hua )的身材修长,肌肤赛雪,两条小胳膊也是弹* xing *十足,一掐chu *shui *的shui *准,刘大柱的手指按在脉搏上,秋华身上的hot(英文:hot,中文:re )力随着脉搏的跳动传入他的神经系统,激活了他的↓半身,于是这个好色狂徒的帐peng又* gao ** gao *的搭起*| lai |*了。
  “大柱兄di ,俺咋样,是不是ting *严重的。”秋flower (hua )见这厮满脸流汗,眼珠子里充满了血丝,一副事态严重的表情,还以为自己的病情很严重的,吓得说话声音都有点哆嗦了。
  这厮顿时就抓住了契机。刘大柱的爷爷刘铁嘴从小就招摇撞骗,最了解的就是如何的骗人哄人,刘大柱也精于此道。
  他缓缓的收回了手指,摇了摇头,咂嘴:“啧啧,没想到啊没想到,真是不应该啊,都怪我不好,没有早早的*| lai |*kan你,嫂子,哎,你要想开点”
  “你是说说俺没救了!”秋flower (hua )的眼泪一↓子就流chu **| lai |*了,颤声说道。
  “都怪我*| lai |*晚了!”刘大柱这厮站起身*| lai |*就要离开,而且一个劲儿叹气,好像是死了亲爹似的。
  “不,大柱兄di 你一定要救救俺,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?!”秋flower (hua )hands(* shuang * shou *)死死di 抓住了刘大柱:“你可一定要救救俺!”
  “嫂子不是我不救你,我实在也没想到二愣子* na *玩意* shang * mian *的毒* xing *有这么大,你要是早点遇到我就好了,我给你好好的针灸一↓,说不定还能把毒* xing *排chu *个七八分,但是现在毒* xing *已经深入骨髓,难治啊!”
  “难治就是还有希望对不!”
  “是有* na *么一点,但是很难!”
  “再难俺也要治,俺还年轻,还可不想被毒死啊!”秋flower (hua )站起*| lai |*泪shui *盈盈的扑到了刘大柱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*| lai |*。秋flower (hua )xiong 前的两个meat(英文:meat,中文:rou ,今天你吃了吗?) 团把刘大柱按摩的非常舒服。
  “这样吧,咱们死马当活马医吧,我再给嫂子你检查检查,希望还能有治好的机会,哎呀,二愣子* na *话的毒* xing *也太大了,沾上一点就完了,难怪他前面两个老婆都死得* na *么惨了,kan*| lai |*他也要排毒才行!”
  秋flower (hua )眼中带着晶莹的泪flower (hua ),顺手从炕头上拿起一把剪刀:“他要是再敢碰我我就用剪子给她剪掉!”
  “嫂子,请你躺↓吧!这样我才能好好的给你检查!”刘大柱咳嗽了一声说道。
  “大柱,你要是给嫂子治好了,嫂子感激你一辈子!”
  “嗯,***就是望和闻了,嫂子,你要忍着点,可能会有点不适应,但所有的大夫全都这样没办法!”
  “嗯,俺知道,俺虽然是农村人但是也知道有病不背医的道理!”秋flower (hua )脸上一Red(* hong *),但还是听话的躺了↓去。刘大柱从* gao *处望↓去,她美妙的body(* shen | ti *)就好像峰峦起伏的山脉,奇妙的美不胜收。

上一篇:第八章怪病 下一篇:第十章中毒了